他山之石

主页 > 他山之石 >

黄浦“三会”超强赋能社区自治

时间:  2019-04-22 14:24
□ 本报记者   余东明
 
□ 本报实习生 张海燕
 
俗话说,社区居委会上管“天文地理”,下管鸡毛蒜皮。基层事务杂且多,但又与百姓利益息息相关,如何才能让社区居民切实有获得感?上海市黄浦区五里桥街道首创设立“三会”制度,问计于民,问需于民,充分发扬基层民主,引导居民依法、理性、有序参与社会治理,真正做到“居民的事居民议,大家的事大家办”。
 
上世纪90年代末,黄浦区五里桥街道党工委积极探索,在全市首创听证会、协调会、评议会“三会”制度,经过多年实践与完善,已形成“自治有主题、参与有平台、议事有规则、组织有骨干、成效有评估”的基层自治工作体系,在全市各居委会得到广泛应用。
 
2017年,“三会”制度被写入新修订的《上海市居民委员会工作条例》;2018年,“三会”制度入选“上海改革开放标志性首创案例”。近日,《法制日报》记者特地走访五里桥街道,探寻“三会”制度精髓所在。
 
“垃圾弄”大变样
 
谈到“三会”制度,已经退休的桑城居民区原党总支书记魏桂花神采奕奕,向记者讲起“三会”制度的萌芽与发展。
 
20年前,魏桂花刚刚当选五里桥街道桑城居委会主任,这里东邻市第九人民医院,南与八号桥文创园区相接,开发建设的都是中高档小区,但小区外的局门路361弄却是鼎鼎有名的“垃圾弄”—— 一条泥巴路,白天乱停车,晚上随地大小便,路口垃圾不入箱,墙上贴满小广告。开发商互相推诿,政府实事项目没法推行,附近居民苦不堪言。
 
“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我这第一把火就想把‘垃圾弄’整治干净。”魏桂花领着新一届居委会班子,在桑城召开了第一场社区居民听证会,征集老百姓意见。
 
“修路要彩砖铺地”“路灯要明亮”“地面要干净”“围墙要透绿”“门口要有垃圾箱”……听证会上,社区居民七嘴八舌地发表意见。就这样,“垃圾弄”整治行动拉开序幕。
 
弄堂修路还要协调各方利益,比如修路的钱谁来出?修路过程自行车停在哪?路修好后谁来维护?……居委会又召开十几次协调会,形成各方接受、合理可行的解决方案。
 
一个月后,坑洼的道路铺上彩砖,精美的透绿栅栏代替黑色高墙,弄堂门口还设立了门岗,弄口边上建了垃圾房……
 
“垃圾弄”大变样,居委会又召开评议会,本来想发现不足,提出改进意见,没想到,居民和施工队都对项目赞不绝口,又是朗读表扬信,又是送锦旗,“我们的评议会最后开成了鼓干劲的会。”魏桂花说。
 
就这样,社区自治“三会”制度——听证会、协调会、评议会就在五里桥街道初步成型,并从这里向全市推广。通过事前听证、事中协调、事后评议,广泛征求群众意见,引导群众自主协商解决矛盾,社区工作走出了一条创新之路。
 
“三会”制新发展
 
“小区车辆油漆污损问题要尽快解决”“老人浴室要签署承诺书”“小区停车管理亟需规范”,还有“垃圾分类的配套问题要尽快解决”……在五里桥街道紫荆居民区的“三会苑”,记者看到议题征询墙上贴满了各类议题,这些议题全部由社区居民自行提出。
 
五里桥街道办事处副主任杨新平告诉记者,如今的“三会”制度已形成了与“三会”配套的“三制”,并增加“前三会”。“三会”制度的“新三部曲”就此成型,即议题征询会——听证会(配套公示制)、民主恳谈会——协调会(配套责任制)、监督合议会——评议会(配套承诺制)。
 
“现在,居民都积极参与社会治理,民主意识也日益增强,这就要求新‘三会’要着重扩大有序参与、推进信息公开、加强议事协商、强化权力监督。”杨新平说。在听证会前,召开议题征询会。通过走访、弄堂议事会等渠道征集民意,居民区党总支部每半年召集社区各方代表,对收集的社情民意、自治议题进行讨论,形成议案,完善了自下而上的议题征询机制。而公示制要求议题征询会形成的议案、听证会内容和结果都要进行公示,让居民广泛知晓,解决了“自治什么”的问题。
 
在协调会前,召开民主恳谈会。处理许多涉及社区成员公共利益的事项、社区成员之间的纠纷冲突时,居委会、居委会法律顾问、自治组织代表和相关职能部门等事先与当事一方或多方召开民主恳谈会,确认矛盾纠纷焦点、告知法律法规规定、明确当事方权利和义务,促成各方在协调会上达成一致。而责任制则是要求把民主恳谈会或协调会达成一致的意见,以书面文本固化下来,并加以落实执行的制度,协商形式、协商规则、协商结果都要以制度形式规范化、程序化,解决了“如何自治”的问题。
 
在评议会前,召开监督合议会。在涉及社区成员公共利益的事项实施过程中,居委会、自治组织代表、社区成员代表与第三方专业部门共同对事项全程监督,并将发现的问题通过监督合议会及时通报反馈、督促处理。承诺制则要求被评议的单位、部门和个人对问题作出整改承诺,整改承诺内容纳入岗位目标绩效考评机制。这一科学公正的综合评价体系,解决了“提升成效”的问题。
 
在基层社区,面临谁来自治、自治什么、怎么自治、如何见效等诸多难题,如今在新“三会”制度的实施下都迎刃而解。
 
搭平台聚民智
 
走进五里桥街道紫荆新苑中心花园,一座粉刷一新的白色拱形长廊映入眼帘。不少老年人倚坐在长廊下的木质长椅上,惬意地晒太阳,话家常。谁曾想到,两年前,这座长廊还是一幅没精打采的落魄模样。长廊顶上,水泥横梁因年久失修损坏严重,钢筋都裸露在外面,影响美观不说,还存在严重的安全隐患。
 
在紫荆居委会召开的议题征询会上,许多居民提出要修复长廊。经过听证会提意见,确定改造方案。但这项由居民自发提出的改造工程,到底由谁来买单?在社会组织新途健康促进社的帮助下,紫荆居委会发动居民采用时兴的“互联网众筹模式”,很快筹到两万多元,开创了小区自筹自支经费的先河。
 
“引入社会组织参与基层社区自治,能发挥专业优势,建立规范化的自治运作标准及程序。”杨新平说,在自治载体的运转中,五里桥街道还注重引导居民合理合法众筹,提升居民参与自治的主体意识。
 
据了解,为了给居民自治提供多元联动、保障到位的工作支撑体系,五里桥街道建立345资源统筹模式。“3”就是依托居民区党建共促会、自治家园理事会、社区公益项目对接会3个平台,分别统筹区域化党建、居民区内部、社会组织社区企业三大类资源。“4”就是开拓党建项目经费、专项自治经费、居民众筹资金、外部支持资金4条资金来源渠道,做好经费保障。“5”是充分发挥居民、社工、社会组织、社区企业、社区单位5大类资源的作用,互联互动,形成合力。
 
黄浦区五里桥街道“三会”制度到今年,刚好发展20年,经过基层群众不断创新与实践,逐渐把基层民主协商议事的过程常态化、制度化、规范化,已经建成一套参与有效、程序系统、领域完整的社区自治体系,把适合由社会力量承担的事务交给市场主体、社会组织、人民群众去做,真正实现“把矛盾化解在社区、把稳定落实在社区、把和谐构建在社区”。
 
来源:法制日报
责任编辑:李 婷